这个XXXXXXX五月攻= =# 记梦魇BE

第一条跑了ace的滞在恋爱end,顺便责任心过重end。
第二条则是Julius的滞在恋爱end,跳着看的因为目标是毛毛虫——然而似乎漏掉了Julius的某事件结果意料之外的变成了Nightmare BE。
[抓五月攻脖子摇晃]你对我可爱温柔废柴但实际上很靠得住的毛毛虫做了什么?!难道因为Gray不在就崩坏了吗!?[又不是迷子骑士!]
还我啊!把我的毛毛虫还来啊可恶……

本命突然变这样很心疼啊喂!
以前监[和谐]禁结局的游戏也不是没玩过,然而都没什么感觉,就算身心受虐也就“啊,也不过这样嘛”,例如赛玖啦眼镜之类的,毕竟也不是没铺垫——但毛毛虫这样真的是很打击这颗已经快消失了的乙女心![泪奔]

但是认真考虑下来毛毛虫变成这样也并不是不能接受……
Alice既没有做好回到原来世界的心理准备,本身没有想起过去的事,却也没有和这个世界的其他人有足够的羁绊。
导致了Nightmare和白兔为了把她留下,最终采取了这样一种令人扼腕的方式。
虽然梦魇在这里没有尊重alice本身的意志而是采取了“自己认为会使她幸福”的行动。
悲伤的结局,但是却也让人不忍心责怪他们——梦魇和白兔子,哪一个都爱着alice。

这结局把我看得泪了啊可恶TAT可怜的Alice……真相end又是另一种类型的泪目……可恶五月攻你要负责T.T[啥?]

附上Nightmare Badend的 我流查字典+胡扯版翻译(咦?!你这能叫翻译?!)

「要回去吗?Alice。」
「……嗯。必须回去呢。」
已经到时限了。
既然玻璃瓶装满了,我就不能待在这里了。
「即使明明不想回去?」
「!」
「什……么」
并不只是因为那句话而惊讶。
被不知什么时候靠过来的Nightmare搂住了,因此而惊讶。
「突然之间,做什么……」
「你不可能想要回去的吧,Alice」
「你应该已经喜欢上这个世界了。不想回去才对。」

「……嗯,喜欢哦」
「那么就留在这里好了。」
「虽然很喜欢这里,但是……不行。」
「必须回去。」
危险,而且总有点扭曲。
奇怪的世界
有着令人喜爱的部分,但是不能不回去。
所以,这只是个梦的话真是太好了。
如果这不是梦的话,会不忍离开。
(但是,就算是梦也……)
还是舍不得……离开这个梦。
「……Alice」
即使如此,梦不是能一直持续的东西。
正因为会醒来,所以才称为梦。
于是,现在,该醒来了。
「这里是梦境吧?」
「对,是梦。能够满足你的心愿的梦,梦中梦。」<――不懂什么意思乱翻的
一如既往的说着暧昧的话。
他也是梦。
「这样的话,就此别过了,Nightmare」
不知听他说过了几次。这里是梦,所以放心的待在这里就好。
但是,仅仅是在醒来之前。
正因为梦会醒来,所以才会感到惋惜。
「Alice」
「……只要你希望,这个梦就不会醒。只要你希望,就会一直持续下去。只要想持续下去,一直都会在这个梦里。」

「不可能像那样永远持续下去啊。」
因为,我……
「Alice」
不得不在原来的世界里赎罪。
自己做过的事,必须自己来处理。
(……赎罪?)
(什么的罪恶……)
「Alice」ロリーナ「Alice」
「别去听,爱丽丝。那只是已经逝去了的声音罢了。」
「过去的记忆,并非真实存在的声音。没有人在呼唤你。」

「那,你又是什么。」
ロリーナ「Alice」
声音又响起了。
是姐姐在叫我。
也许这呼唤声也是梦,并不是现实中的姐姐。
可是,比起存在本身就只是梦的Nightmare,那个声音才更有实在感。
ロリーナ「Alice」
「不能不回去了」
(回到姐姐的身边)
「为什么?没必要认为必须回去的吧。」
(不。不能不回去。)
这是我的义务。
并非被什么强制规定,但是不回去不行。
「有人在叫我。」
我要到那个人的身边去。
ロリーナ「Alice」
「Alice」
「不行哦。不能想起来。」
「你一直待在这里就可以了。就这样,在这个世界里……」

「这样是不行的啊,我……」
耳鸣,视线模糊了。
(这样是不可饶恕的)
(幸福的生活什么的,是不被允许的。)
(因为……)
「……Alice!」
「唔……」
「别想起来。噩梦这种东西,遗忘掉就可以了。」
Nightmare说着奇怪的话。
他自己不就是噩梦吗。
视线越来越模糊。
(……咦?)
「忘记吧……忘れるんだ。没必要醒来。」
「这只是个很长很长的梦,还没到你应该醒来的时刻。」

「但是……」
(该……回去了……)
明明能回去却不回去,我真是糟糕。
又不是被关起来了。
「刚才的事情,或许会发生在过去或将来,但不是现在」
「所以,现在就安心的睡吧。」
<--又开始乱翻了
ロリーナ「Alice?」
(如果睡过去了的话……)
醒来会变得令人恐惧。
梦这种东西,和过去与将来都没有任何连系。
仅仅是逃避而已。
明明即使逃避,也终有一天会结束……
(逃避现实。)
「因为是梦,所以没关系。你没有错。」
「因为是梦,这样就好。这是梦哦,Alice。」

……说得也是,这本来就是梦。
然而,却这么……
(…………)
(……反正Nightmare在嘛,当然是梦了。)
「对,就是这样。只要我还在,这里就是梦境。你只要睡下去就可以了,Alice」ロリーナ「Alice……」
「睡去吧,深深的睡去。」
(……姐姐)
(只要一小会儿……再稍微等等。
只要再,睡一会儿……)
因为,我这么困了
已经连手都抬不起来了。
「……可以了,就这样睡去吧。」
「现在醒来还太早。醒来的时刻会在很久之后……快睡吧」
(……嗯)

「……」
「……Nightmare。Nightmare!」
「请回答我,Nightmare。她怎么样了……」

(……咦……?)
耳熟的声音响起了。
是谁的声音呢?
「Nightmare!怎么样了!?她到底怎样了!」
「……不用担心。她仍然在这里。」
「……正在睡梦之中。不会醒来的。」

「哎……,这样吗。太好了……」
放心了的声音。
就好像刚才差点哭出来一般。
没有完全想起来。只不过是让她暂时在这里睡着而已。」
「更深的融入了。这个世界,この流れに……」
<--意味不明,求翻译orz
「……这样啊。并没有想起来的话……」
「…………」
「……Nightmare。拜托你了。」

「延长她留在这里的时间,无论如何……让她就这样……」
「知道。我是遵从着自己的意志这样做的,白兔。因为,我也希望她留在这里。」
(白兔……?)
在似梦非梦的间隙中漂浮的意识。
我和梦一起漂浮着。。
在恍惚中,只能勉强听清Nightmare的声音。
「Peter?你在那里吗……?」
他听到了我向他打招呼,转过头来。
和没有实体的我,面对面。
「……Alice」
「为了你的话……我什么都可以做。为了能把你留住。」
「即使放弃我的位置……」
「……?」
「……不用在意,眼睛都已经疲倦得闭上了。」
听话的遵从了温柔的催促声。
就像是哄孩子去睡觉的母亲一般。
没有拒绝这邀请的理由。
「……永远都留在这里就可以了。」
冰凉的手,在我的额头上抚摸着。
正向下坠落。
比起来到这个世界时的坠落时,向着更深的地方。
(永远……)
(永远?)
「对,永远的。」
迎接我的是安详的黑暗。
这样的话,一定能一直都做着好梦。
「……我会永远陪着你。让你能够安稳的睡下去。」
如同掉入深深的洞穴一般,进入了睡眠。
醒来是很可怕的。
但是,那还是很久以后的事。
「晚安,Alice」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自我介绍

用初恋情人生日做密码的人

Author:用初恋情人生日做密码的人
本命:平川大輔
副命:平井達矢
后宫:太多,就不一一列出了……
什么?你说本命和副命是同一个人?才不是了,本命和副命是彼此之间时常通电话的好朋友哟=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FC2计数器
链接
友情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