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X班 梦魇先生(未完结/欢乐吐槽向,微穿越,慎入)

5424113.jpg


01考试之前
如果我是神的话,会把青春放在人生的终结处吧。 ——(A·弗兰斯)
如果我是神的话,那个,就把保健室从学校里取消。 ——Nightmare=Gottschalk
===================
这里是,一座普普通通的高校……对比起里面那两个奇怪的班级的话,总体来说确实可以算是普通的吧。
不管怎么说,比起心之国以及三叶草之国那种地方普通多了。
然后是将整个学校的“普通度”大大降低的其中一个班级,三年X班——班主任是梦魇老师。
经常因为隔壁的三年z班班主任的大人气而纠结的梦魇老师,在别人提起那位名叫“坂田银八”的班主任时,总是很不服气的反驳:“明明是同一个声[哔——],明明我才比较伟大!”
然后多半会开始一脸黑线的吐血。

三年X班的教室里,黑板上方挂着一张画像。
熟悉班主任的人大概能认出来,那应该是班主任的画像,也许……也许能认出来吧。
“大概”,“应该”,用上这些词的缘故是——那画像实在很拙劣,大概比小学生涂鸦稍好一点。
仔细观察的话,可以看到画像的右下角写上了小小的“by Gray”。
为什么班级里要挂班主任的画像?
那是因为班主任是很伟大的人物——这样的说法是班主任自己说出来的,所以不用太认真的去追究那种人到底哪里伟大了。

综上所述,和所谓的“普通班级”相比,偏差程度和隔壁的Z班不相上下,这就是三年X班。
在这个教室里,靠近窗户一边的第二个座位,就是爱丽丝的位置。

下午三点十分。再过大概十分钟就是期中小考时间了。
爱丽丝支着下巴,心里盼望着能早点结束考试,回到家里和姐姐一起收看每天六点播出的动画——《银〇》。
不过眼下班里的气氛,无论如何无法让人集中精力准备考试。
本来没有老师的教室,吵闹也是很正常的。
爱丽丝心里想着。
然而吵闹得过分了。
(不,不能简单的归为“吵闹”,已经完全超出吵闹的范畴了。)
金属碰撞的声音,枪声,“喵喵”,“啾啾”的叫声……
(就算是对比隔壁班,我们班的奇怪家伙也奇怪过头了……)

比如说,爱丽丝所在的座位右边,隔了一排的那个位置上——
“你们两个小鬼!干什么啊——擅自把我的限定版胡萝卜条!——”
长着兔耳的大块头男生Elliot,怒气冲冲的拍桌而起。
明明长着很可爱的兔耳,嘴里却开始说出一些需要马赛克屏蔽的词语。
(可是……一般会把胡萝卜条作为零食吗?而且说什么“限定版”胡萝卜条……怎么看也只是随意的切成条的普通胡萝卜而已吧……)
爱丽丝=里德尔,兴趣是[吐槽]。本来并不是这样,至少在进入这个班级以前还只是一个普通的,温顺乖巧的女孩。可是自从身边多出这些稀奇古怪的同学以后,不知不觉的变成吐槽女了。
“不就是借了一点你的胡萝卜条而已嘛,罗哩罗嗦的黄毛兔子。”
“就是就是,反正胡萝卜条也不值钱,笨蛋黄毛兔子。”
一起朝着Elliot作鬼脸的双子,名字分别是Dee和Dum。
哥哥Dee留着长发,眼瞳蓝色;弟弟Dum额发上有别针,眼瞳红色——这就是这两个人的所有区别,如果装扮稍微变化一下,没有任何人能分出他们谁是谁。
“臭小鬼哪里会明白胡萝卜条的精妙之处?!还有我不是兔子,那边的Peter才是!我明明是狗!”
(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是犬,而且是忠犬,如果忽略掉你头上那两个不停颤动的兔子耳朵。而且,所谓胡萝卜条的精妙之处到底是什么?!……算了,这种事怎样都无所谓了……)
一番争吵后,Elliot拔出了他随身携带的橙黄色手枪,开始威胁坐他两旁的Dee与Dum。
而双子也不甘示弱的拿起一直放在地上的长斧,摆出了迎战姿势。
(胡萝卜条引起的血案……真是无意义的争吵……)

将头转向后排的悠闲的Blood,指望着他能做点什么阻止即将到来的混乱状况。
名叫Blood的学生,如果光看脸,确实是学校里数一数二的美男子。
但是头上戴着不合时宜的黑色高帽,而且放置了大量的玫瑰花,无论什么课都不会拿下来。
(悠闲的下午,悠闲的班级。不过……悠闲过分了吧,竟然在学校里的桌子上摆放了大量的茶点,准备开始品红茶了。)
戴帽子的Blood,长兔耳的Elliot,加上双子Dee与Dum,是这个学校里一号不良组织的领袖人物,连学校理事长也没法逆着他们的意志,也许这就是尽管他们每天都过得乱七八糟,却都能顺利升学的缘故。
Blood完全沉浸在品尝下午茶的美好时光中,看起来不像是会去处理手下纠纷的样子。
优雅的用叉子叉起一块蛋糕,咬了下去。
然后,气氛变了,Blood埋下头,从书包里取出了一挺机关枪。
“E-L-L-I-O-T,我的茶点里怎么会有橙黄色的条状物……”
正和双子扭打成一团的Elliot转过头,而双子则相视一笑。
“啊?啊?……我明白了!可恶!臭小鬼!陷害我!”
而Blood一改平时波澜不惊的冷静风格,狂笑着用机关枪开始向扭打作一团的三人无差别扫射。
“竟敢破坏我的红茶时间,不能原谅……死吧!橙黄色物!!!”
“呜哇!Bo..Boss!!会死的!”
(连领导都是这副样子,这个组织没救了……这种时候,只好去找班长了。)

班长Gray有着一头无造作的头发和锐利的金色双眸,脖子上有着小小的蜥蜴纹身。
是班里少有的比较可靠的成熟型角色,但目前他的注意力在眼前一个盒子里。
爱丽丝忘记了要找班长处理纠纷的事,好奇的走了过去。
“Gray,很喜欢下厨吗?”
眼前的饭盒里,有着紫色的糨糊状食物,而且在冒烟。
(冒烟的紫色咖喱……看起来就是很危险的东西,Gray的厨艺,大概已经是可以归为杀人能力的特技了。)”
“并没有特别喜欢,只是觉得必须给班主任做点什么有益于健康的食物。”
班主任就是指梦魇老师,总是脸色很差,随时会倒下的病弱样子,让人不由自主的就会想把他带到保健室。
(责任心有时候不一定是好事,现在深刻的明白了这一点。)
Gray突然压低了声音,用朋友间共享小秘密的腔调对爱丽丝说。
“其实啊,爱丽丝,我最近发现……”
“诶?什么什么?”
“如果在食物里加入某种东西,会变得好吃。”
“某种东西?”
(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就是……”Gray说到这里,从口袋里掏出一瓶——蛋黄酱,继续说:
“只要在做好的饭菜上铺满这个,不管多难吃的东西,也会变得美味。”
然后,Gray将满满一瓶蛋黄酱全都浇在刚才的紫色咖喱饭上。
“这样,就完成了。”
紫色杀人咖喱饭上,蛋黄酱多到快要满出来流出饭盒的程度。
“这个……到底……是谁告诉你这样会变得好吃的……”
Gray微笑着回答:“是隔壁Z班的土方同学,怎么说呢,感觉和他很谈得来,就像是很久以前就认识了一样。照他的话做了之后,发现饭菜果然变得很好吃了。”
早有耳闻,隔壁班净是一些怪人,和他们牵连过多就会是Gray这样的下场。
连Gray也这样,这个班级已经没有可以称为正常人的东西存在了。

“呐呐,Boris。”
叫做Pierce的少年,头上斜带着装饰性的小圆帽,与此相对的部位,长着椭圆的兽耳,有一对圆圆的明亮的大眼睛,纯真的面容加上清爽的声音,说不出的可爱。
“什么事,Pierce。”
头上有着一对猫耳的Boris趴在桌上,手在桌下不知在做什么,能隐隐听到“锵锵”的声音。

Pierce说道:
“BorisBoris,知道我的甜咖啡吗?”
“就是在咖啡里放满了方糖以至于连咖啡都变得黏稠的不知所谓的东西吧?”
“欸?!欸欸欸欸欸?!!!!哪里?哪里不知所谓了?!我每天,每天都在喝啊。”
“知道知道,那,甜咖啡怎么了?”
说话期间,Boris仍然将注意力放在桌子之下,没有停手。
(到底在做什么呢……)
Pierce得意的笑了一下,继续说:
“其实呢,甜咖啡的改良,昨晚我成功了。”
“……这种事和我什么关系。”
Boris丝毫没有要祝贺的意思。
“Boris想要知道吗?是怎么才能让咖啡好喝。”
“啊啊……”
怎么看都是在应付。
“嘛,我呢,是善良的老鼠,所以,就告诉你好了。”
Pierce清了一下嗓,炫耀的说:“不要在咖啡里放咖啡,就不会苦了。”
一直在听着两人对话的爱丽丝不由得感到一阵寒意。
(咖啡里不放咖啡……?那已经不是咖啡了吧?明明就只剩下糖水和牛奶而已……已经完全不是“让咖啡变得好喝”的方法了,根本连前提是咖啡都忽略了啊。)
“那个,Pierce,那不就只是单纯的糖水而已了……你是为了不睡着才喝咖啡的吧?”
Pierce恍然大悟。
“啊!糟糕啊,那样的话就会睡着了,真糟糕!”
“果然是老鼠啊,脑子真笨。不,就算是老鼠,笨到这个程度也很少见了。”
“脑子笨?是说我吗?我不笨,我可是,聪明的老鼠。说起来,Boris你的手,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桌下做什么?”
“啊,这个啊,这个嘛,要看吗?”
“嗯嗯。”
Boris的咧开嘴笑了,柴郡猫的标准笑脸。
放上桌子的手,拿着闪亮的刀与叉,看来手刚才在桌子底下,一直在磨刀。
“喵哈哈,刚刚磨过刀叉,想要试验一下好不好用呢,Pierce~~~”
Pierce则已经朝教室另一个角落跑去了。
“呜哇哇哇哇!喵……小喵……拿着刀子和叉子!追过来了!!”
“喵哈哈哈哈!不要逃嘛Pierce!喵哈哈哈~~~好开心~~~”
(这边也是每天例行的,毫无意义的追捕游戏……)

虽然都是这副德性,但X班里也还是有总是安静的锁在自己世界里的人。
比如,坐在Elliot前面的红发男人,Joker。此刻,他正独自趴在桌上,不知在做什么。
有些好奇,爱丽丝上前问道
“呐,Joker你在做什么?”
“这个吗?”
抬头瞄了爱丽丝一眼的Joker微笑着回答,将手离开了桌面。
桌面上放着几张扑克,分为两边,两边都分别有一张扑克面向下排列着。
“我在和Joker玩梭哈。”
(欸?自己和自己玩梭哈?)
“不过每次都是他输,哈哈哈。”
Joker指着自己腰间挂着的面具。
(……无论发牌还是看牌都是你在负责,“他”当然是不可能赢的。)
爱丽丝难看的回了一个笑容,离开了被怀疑有精神分裂症的Joker。

在Joker的左边,隔着一列的位置上,Gowland正一脸认真的埋头于音乐情报杂志。带着眼镜,下巴上还残留着胡须。之所以看起来这么像大叔,是因为事实上他就是个大叔,至于大叔为什么会在高中里,这样的问题去问那个不负责任的班主任。
“音乐家的路果然是布满荆棘啊,不过我不会放弃的……”
Gowland大叔喃喃道。
(为了大家的耳朵,还是放弃比较好吧,Gowland大叔。)

……基本就是这样的情况,这样的三年X班,已经是不输给隔壁的Z班的角色宝库了。不过,除了刚才介绍过的人物外,其他几乎都是存在感薄弱到看不到脸的同学。所谓“看不到脸”,就是大家都长着一张在galgame里很常见的,只有鼻子嘴巴,眼睛则全然看不到,那种类型的脸。
(每次到这个充满了兽耳与各种奇异角色的班级里,就怀疑自己到底是来学习还是逛动物园
真希望今天能平安无事……)

这时
Elliot的大嗓门响遍了整个教室
“你们两个小鬼!给我站住!”
“笨蛋笨蛋~笨蛋兔子!”
这三个人还在吵啊……
“哒哒哒哒哒”,机关枪的声音,Blood的机关枪也没停下。
看来吃下胡萝卜条的怨念相当深。
讲台方向的墙上,被Blood的机关枪射出一排弹孔……咦?中间缺了一段……
Joker一声不吭的扑在桌上,血淌了一桌子。
(?!出命案了?!)
没几秒钟之后又若无其事的抬起头,继续玩梭哈。
(……看错了吧,刚才……嗯,一定是看错了……)
Gray与Gowland都沉浸在自己眼前的世界里,一个是便当,另一个是音乐杂志。
“锵”一声,磨得发亮的叉子钉在爱丽丝面前的墙壁上。
“Pierce!都怪你一直在逃跑,差点扎到爱丽丝了!”
“欸?!但是,但是,不逃的话就会被吃掉了,只剩下骨头了,我不要,好可怕!”

“爱丽丝!没事吧?!”
无论何时都目不转睛的盯着爱丽丝的Peter,长着兔耳,戴着眼镜的学习委员,从怀里掏出了手枪。
“你们两个竟敢伤害爱丽丝……死吧!”
(我没受伤……)
啪!
啪啪!
喵唔喵唔,啾吱啾吱……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
(这边的猫捉老鼠,加上参战的兔子,也还没结束……果然,“平安无事”这种事,在3年X班是不可能的。)
这种充满了刀枪以及火药味的危险班级,再呆下去,恐怕连性命都保不住……
于是由衷的觉得,班级里最危险的同学是出席率最低的,真是太好了。

教室的前门被喀一声推开了。
穿着衬衣与黑色西装的银发男子,叼着烟。
脸色青白,身材消瘦,看起来就和健康完全无缘的样子,但是为了在学生面前耍酷,学了抽烟,从一开始的一边咳一边抽,好歹能够完整的抽完一根烟了。
左边的口袋里塞着一块巨大的紫色手帕。
“咳咳……你们在干什么,为什么教室里有血腥味……难受起来了……”
关上门,立刻就开始咳起来了。

三年X班的班主任——梦魇老师,正是此人。
怎么说呢,总之,是个矛盾集合体的老师,梦魇老师这个人。
时常做出为了装酷而抽烟,要求校长把自己的铜像放在学校门口这种孩子气事情,病弱无比却又坚决不去医院,声称绝对不吃药,除非是好吃的药。
虽然有着能够读心的奇异能力,但也只能读出一些几乎从表情就能推断出的浅层思考。
(最大的特点,大概就是个废柴老师吧。)
然而,出于某种难以得知的“规则”,这个教室里的人在他出现的时候,都会尽量的和平共处,给出最低限度的尊敬。

梦魇老师在教室门口咳了大概一分钟,正准备跨上讲台……
门突然被踢开了,随着“啪”的一声,狠狠的撞在梦魇老师的背上,力度之大几乎让他整个人都贴到墙上。
“梦魇老师!”
班长Gray急忙冲到门背后,扶起梦魇。
“啊哈哈哈,又迟到了,真是抱歉!”
踢开门的人,是叫做Ace的少年,栗色头发下有一张完美的爽朗笑脸,时不时爆发出“啊~哈哈”的爽朗笑声——无意义的爽朗,无论话题和环境是什么,都能够“哈哈”的笑出来。
(迟到?中午两点开始下午课程,现在是四点二十分——根本不是“迟到”这种程度的问题了)
肇事者Ace,背着平时随身携带的帐篷等野营道具,无视了班主任和班长的存在,踏进了教室,直走到爱丽丝的面前。
“呀,爱丽丝,好久不见啊。”
“两天而已……不过你两天都没来上学,为什么?”
“不幸啊,前天早上在到教室的途中迷路了,刚刚才找到教室呢。还赶上了班会,真是太好了,哈哈。”
在上学途中迷路了两天的Ace,到底是怎样迷路的?
如果说住的地方离学校有一小时路程那还好说,但是Ace是住校生。
“是怎样……才会从能在教室里就看得到的寝室到这里的途中迷路?!”

门后,Gray正扶着开始吐血的梦魇老师。
“Gray……对不起……请原谅我……让你白发人送黑发人……”
“……梦魇老师,首先你是白发我是黑发,而且这句台词是子女对父母说的才对……不,这种情况下随便了,总之请不要丢下我死掉。”
“G……Gray……咳咳……没想到你这么尊敬我……感动……”
“是的,非常尊敬你,所以请你至少让我们完成今天的考试之后再死,不然我作为班长会很困扰。”
听完班长的这句话之后,梦魇老师吐血吐得更厉害了……

“都是Ace突然闯进来,害老师那个样子……”
爱丽丝看到大口大口吐着血的梦魇老师,不由得担心起来。
虽然隔三差五就会这样家常便饭一般的吐血,但是每次看到都还是会深切感受到,这个人再不去医院的话会死吧?!
“欸~~?怎么是我的错呢?”
“门啊!你进来的时候,前门撞到他了!很明显的‘乓’的一声!”
“那种~~~程度就吐血了,不是我的错,是梦魇先生锻炼不足啊~~”
(“那种程度”……)
爱丽丝朝门的方向看了一眼。
(门坏掉了……就算不是病弱的梦魇老师,正常人也会吐血吧……)
“Ace,太过分了。”
“没办法呢……由我来把梦魇老师送到保健室吧!”
正在Gray怀中,半死不活的吐血的梦魇老师,听到“保健室”三个字后,突然挣扎起来。
“不,我没事!”
Ace睁大眼睛。
“但是,梦魇老师很需要医生的样子啊,我作为三好生,不能放着你不管呢。”
(Ace这样的学生,竟然每年都会被评为三好生,这个学校已经完蛋了。)
“不!需!要!我已经很健康了!可以监考了!所以保健室什么的不用去!也不用吃药!”
正如他所说,梦魇老师挣扎着站起来,一边吐血一边开始发试卷了。

好歹教室里的骚动是停下了,可以安心的做试题了。
(安心,在这个班里……是不可能的……)

梦魇老师在学生之间走来走去,作为一个监考人员,似乎很负责的样子,然而……
Blood,Elliot,还有双子,这四个人正围坐在一起。
一般来说,这是不应该出现在考场上的场面。
首领Blood用钢笔流利而潇洒的在试卷上写着答案,双子一边小声彼此商量着,一边时不时看一眼Blood的试卷,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
Elliot则从开始考试,一直努力的,非常认真的,用力的——完全照搬Blood的试卷答案。
(是团队作战呢……不良组织的No.1,看来是关键时刻值得依靠的领袖人物啊……)
Blood在学校里总是一副慵懒的模样,其实私底下还是有在努力学习吧,不仅在不良组织里是No.1,在学校里的排名也是名列前茅。

虽然很想吐槽考试为什么是四人合作,既然连梦魇老师都没说什么,爱丽丝只好把这个当作这个学校的特殊规则看待了……
这时,注意到爱丽丝视线的Blood向这边看过来了。
“喔呀?大小姐也想要看吗?荣幸之极啊。”
(怎么可能在考试的时候看别人的试卷,那样不是什么都测试不出来了吗)
这时,梦魇老师停止了踱步,朝Blood回答道:
“爱丽丝说,那种错误百出的试卷才不要看。”
“我没说……”
不仅读心,而且还把别人心里的话“翻译”(?)成完全意义不同的句子。

此时,梦魇老师突然指着某个方向,大吼一声:“那边!不要作弊!”
全班人都朝着他指的方向望去。
Pierce正趴在Gray的桌子上,不是半个身体,而是整个身体都趴在桌子上。
(是老鼠呢……)
“Gray,给我看一下啦。”
“……自己努力一下如何,再说我们又不是关系很好。”
(关系很好就可以看了,是这个意思吧……)
Pierce大受打击的叫了起来。
“诶?!诶诶诶?!明明我们经常在战场上打成一片的……考场也和战场一样吧。”
“这边是这边,那边是那边。再说……”
“再说……?”
“再说我的眼罩现在在梦魇老师那里,没法和你打。”
(哈?!)
“原来如此……没有眼罩的话就没法变身成伊[哔——]了呢……”
(哈?!……到底在说什么,对话似乎完全进入了另外一个次元,其他人已经无法插嘴了。)
梦魇老师走上前去把矮小的Pierce拎了起来,放回了他原来的座位。
(没想到,梦魇老师也是偶尔会负起老师的责任的。)
“你们两个,再给我随意穿越到没有我出演的游戏,说些别人听不懂的话题的话,就全部出去!”
(等等!教训的方向错了吧?!不是该告诫Pierce不能作弊吗?!)
说起作弊,明明那边还有四个更加明目张胆的作弊者,爱丽丝冷冷的看了一眼“认真负责”的监考老师。
(欺软怕硬,柿子挑软的捏,差劲,没用,废柴老师。)
“唔?!……好过分!咳咳……”
被施与精神攻击的梦魇老师又开始咳起来了。
一向稳重镇静的班长Gray终于坐不住,站起身来。
“不行!我要把梦魇老师送到保健室去,这里的秩序维护就靠你了,学习委员Peter君。”
被班长Gray从背后押住的梦魇老师开始挣扎起来。
“嗯?!不要!我不要去保健室!绝对!”
“梦魇老师!你在这里又是吐血又是碎碎念的会让班总体成绩下滑的,如果不想工资被扣,就跟我去一趟保健室!”
班长在威胁班主任,在其他班级也许很少见,然而在三年X班则是家常便饭。
“工资什么的不需要!”
“不禁工资被扣,还会被其他班的班主任嘲笑!例如隔壁那个天然卷班主任!”
“什,什么?!……被嘲笑什么的,你们难道都不尊敬我吗?!”
“……都说了是隔壁的会嘲笑你,我们班的同学可都是很尊敬你的,呐,对吧?”
Gray朝爱丽丝的方向投去了求助的目光。
“啊……嗯……是……尊敬着的……吧?”
“把那个‘吧’和问号给我拿掉啊!!!”

就这样,在爱丽丝的协助下,Gray将梦魇老师半强迫性的押到了保健室门口。
整个保健室没什么特别之处。
正对着门的是办公桌,而房间的角落放了几张病床,另一个角落则放了医药柜。
“真少见,梦魇老师你竟然也会来保健室。”
从办公桌前转过身来的保健老师略微有些惊讶。
“啰嗦……又不是我自愿的……唔唔,放开我!Gray!”
“安静一点!”
伴随着保健老师的的低声怒吼,一把扳手砸到了梦魇老师的额头上,止住了他的大喊大叫。
(扳手?……为什么保健老师会随时准备着扳手,而且还作为飞行道具来使用了……)
“好痛!Julius,你……”
“反正你既不肯吃药也不愿打针,来这里也没用。”
叫做Julius的保健老师一脸不高兴的瞪着梦魇老师。
“Julius老师,无论如何,请给梦魇老师一些能抑制吐血的,不苦的药。”
低声下气求着保健老师的Gray,连爱丽丝都忍不住开始同情他了。
“没有,校保健室根本没有既能抑制吐血又不苦的药……再说,吐血成这个样子的人,早就该去正规医院了吧。”
“哼……哼哼哼哼……”
梦魇老师莫名其妙的开始得意的低声的笑。
“真是没用啊,Julius,医治不了病人可是失职啊!”
第二个扳手不偏不倚的砸中了梦魇老师的额头。
“因为不肯去医院而身体差得连监考都做不到的人,没资格说我。快给我出去,碍事。”
Gray灰心的拖着梦魇老师离开了保健室。

“等下,爱丽丝。”
Julius叫住了正准备回教室的爱丽丝。
“嗯?Julius老师有什么事吗?”
保健医一脸不耐烦的表情,从药柜里拿出一个小瓶子。
“这个,拿去让Gray灌进梦魇老师嘴里,虽然稍稍有些苦,但应该是他能承受的程度。”
名为Julius的保健老师,据说平时就住在保健室,手上总是有处理不完的工作。
虽然看起来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但实际上对真正生了病或是受伤的老师学生们十分照顾。
“谢谢老师。”
爱丽丝露出了笑容,因为深知这个人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所以每次见到他露出好的那一面时,总忍不住笑出来。
意外的好懂的人。
“……有什么好笑的,快回去考试。”

走在三年X班外的走廊上,突然听到一声轰隆类似于炸弹爆炸的响声,一瞬间爱丽丝呆住了。
教室的墙壁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洞,烟尘滚滚。
而正对着三年X班的那个教室的墙壁也破了。
(怎,怎么回事,班上什么时候从枪林弹雨上升为炮弹程度的战斗了?)
“不是我们班的问题哦,爱丽丝。”
梦魇老师不知何时站到了爱丽丝的背后,擅自回答了她心中的疑问。
之后提高了声音大喊。
“喂!隔壁的天然卷,好好管管你们班的人啊!”
三年Z班的班主任没有出现,而是一个栗色短发的少年,悠然的扛着火箭筒从被破坏的墙壁另一侧走出来了。
“我们班的老板不在,不过犯人就是那边的土方先生,你们赶紧把他抓走吧。”
(你说的土方先生……不正血流满面的倒在被轰碎的砖块里吗?!怎么看犯人都是你吧,不要手上还拿着凶器就扯这种谎如何?)
爱丽丝因为和隔壁班的并不熟,只在内心默默的吐槽。
这时——
“土方先生……不正血流满面的倒在被轰碎的砖块里吗?!怎么看犯人都是冲田先生吧,不要手上还拿着凶器就扯这种谎如何?”
隔壁班被轰出的洞里又跳出一个十来岁的少年,戴着圆边眼镜,黑色短发,情绪激动的指着手持火箭筒的少年。
(……!?Peter和Blood那种根本算不了什么,我和这个少年才叫做角色重叠了!吐槽的人一个就够了!)
======欢乐度不足的分割线======

仿写,甚至可以说是抄袭《三年z组 银八先生》的同人作……吐槽请便,请勿抽打……
有空再更新(如果有人看的话……囧)
写了几个月了还没写好,挖坑什么的最喜欢了~☆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自我介绍

用初恋情人生日做密码的人

Author:用初恋情人生日做密码的人
本命:平川大輔
副命:平井達矢
后宫:太多,就不一一列出了……
什么?你说本命和副命是同一个人?才不是了,本命和副命是彼此之间时常通电话的好朋友哟=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FC2计数器
链接
友情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