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アニバーサリーの国のアリス]エース非滞在路线感想[中]

啊,cg什么的,都是游戏截图哦,侵权什么的——风好大,小姐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清[微笑]

Event 07
Alice在城里四处寻找Ace却以失败告终,中途还要躲开斯托卡白兔。
红心城女仆:Ace大人的话现在应该在城里哦。好像被女王下命令去做什么了……
之后被女仆和士兵领去见ace。

01.jpg

Ace:呀~是你啊,来见我的吗~☆
Alice:是,不过……你在干嘛= =#
Ace:唔……看了还不明白?
Alice:就是不明白才问你的。
Ace:这样啊,在那边看不到呢,爬上来吧。
见到了ace,不过他的所在地点是……鸡窝的屋顶上[?!]
Alice:你在这,是准备偷鸡……?
骑士做偷鸡贼的话是很奇怪,不过要是你的话,说不定还真会做……

011.jpg
<--说这句话的时候ace的立绘脸红了,刚才的对话到底哪个部分值得你脸红了啊?!
Ace:不过说起来,最近鸡的数量不大对
Alice:是被人偷了吧?
Ace:嗯……最近在外面做饭的时候,有时候我会偷偷拿几只……
Alice:搞半天你就是犯人啊= =#
(会做料理的男人真棒)(心~))
(……才怪,谁会这么想啊orz)

Ace之所以被指派修鸡舍,是因为长期不在城里,被Vivaldi惩罚……
Ace:哎?你也不同情下我啊……
Alice:比起你来,我更同情vivaldi。
当alice准备从屋顶下去时,被ace拉住了裙角。

02.jpg

Ace:别走嘛……<--同学你..什么时候找Boris学会的撒娇?!
而且还是面无表情的撒娇……[捂脸]
Ace:再陪陪我,就一会儿。<--我败了,嗯,陪你……黑洞撒娇什么的杀伤力超大的啦!
于是Alice陪他一起扑在鸡舍的屋顶偷懒。

03.jpg

黑洞非常有绅士风度的把那身底端被抓得破破烂烂的刺眼外套搭在了alice身上。
但是明明是暖洋洋的天气,你还把那光看着就很热的外套盖到人家身上=_,=……
Ace:衣服借给你盖吧~☆
Alice:我又没拜托你= =|||
——于是我想说,在这条线里黑洞超像骑士的,竟然多次让人感到他是个好男人……
…………
……
场景转到梦中

Nightmare跑出来啰嗦了一大堆“只要你选择这个世界就好,对我来说,你选谁都是一样”放了烟雾弹又啥都不说清楚装神秘之后就溜走了orz
04.jpg

其实这段有全部我流翻译出来——因为超在意nightmare在非滞在线的表现,不过总体来说这段没有太大的爆点,略过-。-


alice回到滞在地后被三月兔闻出了身上带着的味道,还有头发凌乱也被发现了[其实三月兔有时候也挺细心的?]
05.jpg
突然有种被捉奸的感觉……囧
非常关心alice的三月兔哥哥!你是好人!泪目……明明和你住在一起还去跳黑洞是我的错!好内疚orz


Event 08
Alice又在满大街的找ace,最后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又一次来到了——鸡窝。(倒塌)
Ace究竟为什么这么喜欢在鸡窝顶棚睡觉实在是个迷……莫非又想偷鸡了?
Ace:别老站在楼梯上,很危险哦。
一边说着,一边把alice拉上了屋顶——应该是单手吧,这个怪力骑士。
把alice拉上来的同时,梯子也倒了下去……
Alice:……!?
Ace[脸红]:这样就没人能打扰我们了。 <--你什么时候这么会脸红了?![抱头]
Alice:别说傻话了!这下怎么回地面去啊!?
Ace:没关系,我可以抱着你跳下去啊~
Alice:没关系才有鬼了!
屋子很高,不管是怎样的骑士,从这儿跳下去都会骨折吧。<--我倒是相信ace就算跳下去也会毫发无伤……
Ace:没关系啦,没必要担心。
Alice:我不信。
Ace:哎?不被信任么……真过分啊
Alice:你这么嘿嘿嘿的傻笑着,更没法相信了。
Ace:没有嘿嘿嘿的傻笑,这不是为了让你安心才微笑着吗。
Alice:怎可能安心。
Ace:哎……哈哈哈 <--又脸红了?!谁告诉我,他在这里为什么要脸红?!脸红不要钱脸红大放送脸红大甩卖吗?你又不是Starrysky的女主= =#
Alice正在愁怎么下去的时候,屋顶坍塌了 <--这下不用愁怎么下去了orz
摔到鸡窝内部的alice没感到疼痛,不过快被鸡吵死了>v<
为什么不痛呢,那是因为有骑士牌肉垫……
…………
……
是说,ace君你真的好像骑士![泪流满面]
Ace:来得及接住你真是太好了,没受伤吧?

06.jpg

用身体来做肉垫保护女孩这种狗血到死的镜头,为什么放你身上我就感到好意外好惊喜好稀奇好感动……同时又觉得好诡异……囧
就连他趁机吃alice豆腐我都觉得吃得那么正常,就好像正常的恋爱一般。
还一本正经的说起了“吊桥效应”。<--ace是个心理专家,尤其是对吊桥效应啊斯德哥尔摩效应之类的绝对超了解。
另,忍不住吐槽QR家的cg画师——alice那个右手是怎么回事?怎么看都是用小指无名指夹住自己的鼻子——正常人会摆出这种动作吗?![倒塌

待续=w=

[アニバーサリーの国のアリス]エース非滞在路线感想

event 01
ace君在这个事件以及接下来几个事件里是不折不扣的好青年
好骑士哦,好青年哦——那只是因为还不熟,他暂时没露出满身连喝水都会漏水的洞。
和alice非常非常正常的讨论着喜欢不喜欢的问题,讨论着这个世界的规则——即使不讨厌,也不得不互相厮杀。
alice对这个世界的规则表示理解不能。
其实这个事件里他也已经有了不大像好青年的欠揍发言,只是程度还不严重。
01副本


event 02
“我比之前更喜欢你了。”哎哟好青年又告白了-->即是alice你又离黑洞近了一步的意思。
然后两人互相确定了对方果然对“喜欢”的告白做不出什么有趣的反应。
“……超没情趣味同嚼蜡的两情相悦呢”<--alice同学,你这就叫做自己挖坑自己跳。
听到这句话后,我们的爽朗好骑士就爽~朗~的准备——色气放送。
被alice婉言拒绝了以后他竟然乖乖的放手了,真是好青年[内牛满面]。<--喂,现在逃还来得及啊alice!
ace发表了自己在迷路时的看法:
02副本

嗯,同学你就向前冲吧……大家都已经习惯你的迷路了,你要是哪天不迷路或者不黑了,比什么都可怕……


event 03
到这里,爽朗的ace君开始对之前没对alice出手后悔了。
alice则表示“朋友多好的,恋爱什么的最讨厌了”
从这里开始,ace就要慢慢的散发黑洞力场了——人家开始爱上你了,alice,这里是最后一个机会,再不逃的话真的就掉洞里了啊。

“希望你一直幸福的待在这个世界,偶尔能见见你,不管你在谁身边,只要你在同一个世界幸福生活着,我也就足够幸福了。”这个,这个……这个超正常好青年是谁- =?!果然ace君你是好朋友的第一人选吧,多么值得信赖的好朋友啊!——在满身洞之前,你好得简直可以媲美骑士了——不,虽然本来就是骑士,但这真的很像骑士发言啊!
alice对作出如此发言的ace奖励了一个代表友情的kiss<——人生有时候就是这样,被小小的一件事就扭曲了将来的道路。

event 04
peter从事件开始就在alice的身边ぴょんぴょん的跳。
而alice正看着ace锻炼剑术——当然,不是和蜥蜴先生……只是自己一个人挥剑而已……
顺便吐槽下这QR的上色——peter的耳朵是怎么回事啦?!上面白色下面偏绿,是大葱吧这个?!你们希望色彩不单调希望体现反光的区域有冷色光也不是这样吧[掀桌
03副本

ace认为alice竟然能忍受peter的电波系发言+跟踪狂实在是很强大。
peter持续发表着电波系爱的演讲。
然后出现了:“我无论何时都是用新鲜的心情对你进行爱的告白!Fresh的爱!高鲜度的爱!”的台词<--已经不明白这是怎样的爱了,连翻译都不知道该怎么翻好了。
……果然立刻就被alice吐槽这是如同蔬菜大甩卖一般的爱。<--是甩卖大葱吧。
alice:完全就是个跟踪狂……
peter:爱哦!这是爱啊!
alice:就是说,你承认是跟踪狂了。
peter:嗯嗯,嗯嗯!我是跟踪狂也没关系!只属于你的跟踪狂!!! <--喂喂,虽然是很热烈的告白但是内容很奇怪耶?!
ace:总觉得,Peter先生很像……不,本来就是兔子呢。ぴょんぴょん、ぴょんぴょん~~ <--平子学兔子跳的拟声词!平饭的话绝对要听——萌到血流不止啊,明明是ace却能像兔子一样萌啊!哎哟ace来我给你吃胡萝卜![神经错乱了已经]

event 05
alice又坐在一旁看ace训练——到底有什么好看的啦……好吧,其实我也很想看……
强到逆天的人挥剑,肯定很好看啊可恶![QR你们把alice系列动画化吧我要看ace打架看毛毛虫吐血!
ace再三追问alice到底有啥好看的,而alice以为自己妨碍到他了。
ace:周围不安静就不能击中精力的话就糟糕了。
敌人又不会挑你准备万全的时候才跳出来>v< <--迷子虽然经常無茶苦茶,但是其实说的话常常都正确到让你想揍他,例如:就算是你,在你生活的那个世界不也会战斗吗。
<--alice内心的回答稍微捏到了一点真相end……

就在ace和alice探讨剑术探讨人生的时候,peter又蹦蹦跳跳的缠过来了……“爱丽丝爱丽丝爱丽丝,喜欢你,最喜欢你了爱丽丝!虽然我能理解你对锻炼有兴趣,但是ace什么的ace什么的……!啊啊,我爱你我爱你呀!”~~囧<--于是alice和ace都变成了这个表情。
就算是ace,这种时候也没法集中精神了>valice还是觉得影响到ace,准备走了。
ace:peter先生啥的姑且不论,你不用介意哦。
peter:就是啊alice!ace君之类的,千万别在意!
之后俩人之间开始冒火花,ace邀请peter一起“锻炼”<——用剑互砍的不要命锻炼。
虽然peter不喜欢野蛮的活动,但是为了爱丽丝[alice:我又没要求过!]决定和ace“锻炼”。

05-1副本

peter将时钟变成了剑<—你们的能力超方便啊!大家快来购买吧,不仅能变成枪还能变成剑的时钟,三合一超强功能怀表只要998!orz
alice:还真是啥都能变呢……
peter:我可是能干的兔子。
ace:没错,peter先生可是能干的兔子。对剑术也很有研究<--无论是谁被你夸剑术都会觉得很微妙吧?

05-2副本

一人一兔打起来以后,alice目不暇接。<--所以说QR你快动画化吧!
而且——peter的耳朵还是一如既往的上白下绿,像大葱一样。
……对不起我老注意到不该去在意的地方orz
打着打着ace君对peter的衣服不满,于是爆出了超欠揍的发言:好像在欺负弱小的小兔子一样……
peter:……软弱的小兔子……竟然在她的面前侮辱我[冷,杀气]
宫田宝宝平时对alice告白的声音,和对ace时把声线压低杀气满满的对比好萌……

05-3副本

然后——peter换上了……和ace一样的黑衣服……吐血,有人和我一样被囧到的吗?看到peter穿着和ace一样的衣服超想吐槽但是却又不知道该往什么方向吐啊= =|||
虽然我很想吐槽,但是ace对这衣服很满意,说这样看起来才有强敌的样子<--你是因为对方衣服和你一样才觉得是强敌吧?!最强的不就是你吗你这个开金手指的!
peter:不过是把颜色换了而已<--不止吧,不仅颜色连式样都变了啦orz
peter:ace你更适合红色哦,被血染成的颜色。
ace:哈哈哈。那就染上吧。……适合我的颜色。 <--哈哈哈,你好黑=v=

05-4副本

一人一兔打够了以后,alice和peter谈话——我拜托你赶紧把那身奇妙的衣服换掉啊!
peter承认在剑斗方面确实是ace比较强,但是他的战斗方式很暴力,而alice则认为黑洞君的剑术很美……
然而实战和锻炼是不同的——即是说,砍起人来的话,就没那么美了。
alice却还是……唔唔……所以说这就是黑洞啊。

event 06
一开头就是在红心城的花园,ace君大谈旅行中与熊先生的遭遇……
谈着谈着,听到水声的ace就跑开了。
而跟过去的alice……

06-1.bmp副本

alice:(暴,暴露狂?!)
糟糕的是我看到这张cg的时候第一个想法是:咦,冲凉的话只脱衣服不脱裤子吗?
而且,QR家的画师就这么喜欢把男人的身体画得这么强壮吗,那腰……
ps:ace的身高设定是185~190……那julius到底有多高?
……虽然大家都知道,你的身体锻炼得很好,属于不会令你自己哈兹卡西的类型,但是会让不小心看到的人哈兹卡西啊!!
不仅自己冲凉,还想把alice也叫去一起在喷泉下冲凉——在红心城的,随时有可能有人经过的花园里。
就在这种时候,女王路过了……
于是女王也和alice一起被囧到了——所以说女王果然是个纯洁的好女孩,看到这种场面会不好意思吧,通常情况下不是应该先大喊“来人给我把这家伙的头砍了”吗=w=
……结果交谈一番后女王果然还是恢复本性:“你们,给我把这男人的头砍了”。
alice:哇哇哇,等等等等!
ace:啊咧~alice你在担心我吗?没关系的哦,因为我是不会输给这些士兵的。
alice:我是在担心你这些部下的安全!!

这个XXXXXXX五月攻= =# 记梦魇BE

第一条跑了ace的滞在恋爱end,顺便责任心过重end。
第二条则是Julius的滞在恋爱end,跳着看的因为目标是毛毛虫——然而似乎漏掉了Julius的某事件结果意料之外的变成了Nightmare BE。
[抓五月攻脖子摇晃]你对我可爱温柔废柴但实际上很靠得住的毛毛虫做了什么?!难道因为Gray不在就崩坏了吗!?[又不是迷子骑士!]
还我啊!把我的毛毛虫还来啊可恶……

本命突然变这样很心疼啊喂!
以前监[和谐]禁结局的游戏也不是没玩过,然而都没什么感觉,就算身心受虐也就“啊,也不过这样嘛”,例如赛玖啦眼镜之类的,毕竟也不是没铺垫——但毛毛虫这样真的是很打击这颗已经快消失了的乙女心![泪奔]

但是认真考虑下来毛毛虫变成这样也并不是不能接受……
Alice既没有做好回到原来世界的心理准备,本身没有想起过去的事,却也没有和这个世界的其他人有足够的羁绊。
导致了Nightmare和白兔为了把她留下,最终采取了这样一种令人扼腕的方式。
虽然梦魇在这里没有尊重alice本身的意志而是采取了“自己认为会使她幸福”的行动。
悲伤的结局,但是却也让人不忍心责怪他们——梦魇和白兔子,哪一个都爱着alice。

这结局把我看得泪了啊可恶TAT可怜的Alice……真相end又是另一种类型的泪目……可恶五月攻你要负责T.T[啥?]

附上Nightmare Badend的 我流查字典+胡扯版翻译(咦?!你这能叫翻译?!)

「要回去吗?Alice。」
「……嗯。必须回去呢。」
已经到时限了。
既然玻璃瓶装满了,我就不能待在这里了。
「即使明明不想回去?」
「!」
「什……么」
并不只是因为那句话而惊讶。
被不知什么时候靠过来的Nightmare搂住了,因此而惊讶。
「突然之间,做什么……」
「你不可能想要回去的吧,Alice」
「你应该已经喜欢上这个世界了。不想回去才对。」

「……嗯,喜欢哦」
「那么就留在这里好了。」
「虽然很喜欢这里,但是……不行。」
「必须回去。」
危险,而且总有点扭曲。
奇怪的世界
有着令人喜爱的部分,但是不能不回去。
所以,这只是个梦的话真是太好了。
如果这不是梦的话,会不忍离开。
(但是,就算是梦也……)
还是舍不得……离开这个梦。
「……Alice」
即使如此,梦不是能一直持续的东西。
正因为会醒来,所以才称为梦。
于是,现在,该醒来了。
「这里是梦境吧?」
「对,是梦。能够满足你的心愿的梦,梦中梦。」<――不懂什么意思乱翻的
一如既往的说着暧昧的话。
他也是梦。
「这样的话,就此别过了,Nightmare」
不知听他说过了几次。这里是梦,所以放心的待在这里就好。
但是,仅仅是在醒来之前。
正因为梦会醒来,所以才会感到惋惜。
「Alice」
「……只要你希望,这个梦就不会醒。只要你希望,就会一直持续下去。只要想持续下去,一直都会在这个梦里。」

「不可能像那样永远持续下去啊。」
因为,我……
「Alice」
不得不在原来的世界里赎罪。
自己做过的事,必须自己来处理。
(……赎罪?)
(什么的罪恶……)
「Alice」ロリーナ「Alice」
「别去听,爱丽丝。那只是已经逝去了的声音罢了。」
「过去的记忆,并非真实存在的声音。没有人在呼唤你。」

「那,你又是什么。」
ロリーナ「Alice」
声音又响起了。
是姐姐在叫我。
也许这呼唤声也是梦,并不是现实中的姐姐。
可是,比起存在本身就只是梦的Nightmare,那个声音才更有实在感。
ロリーナ「Alice」
「不能不回去了」
(回到姐姐的身边)
「为什么?没必要认为必须回去的吧。」
(不。不能不回去。)
这是我的义务。
并非被什么强制规定,但是不回去不行。
「有人在叫我。」
我要到那个人的身边去。
ロリーナ「Alice」
「Alice」
「不行哦。不能想起来。」
「你一直待在这里就可以了。就这样,在这个世界里……」

「这样是不行的啊,我……」
耳鸣,视线模糊了。
(这样是不可饶恕的)
(幸福的生活什么的,是不被允许的。)
(因为……)
「……Alice!」
「唔……」
「别想起来。噩梦这种东西,遗忘掉就可以了。」
Nightmare说着奇怪的话。
他自己不就是噩梦吗。
视线越来越模糊。
(……咦?)
「忘记吧……忘れるんだ。没必要醒来。」
「这只是个很长很长的梦,还没到你应该醒来的时刻。」

「但是……」
(该……回去了……)
明明能回去却不回去,我真是糟糕。
又不是被关起来了。
「刚才的事情,或许会发生在过去或将来,但不是现在」
「所以,现在就安心的睡吧。」
<--又开始乱翻了
ロリーナ「Alice?」
(如果睡过去了的话……)
醒来会变得令人恐惧。
梦这种东西,和过去与将来都没有任何连系。
仅仅是逃避而已。
明明即使逃避,也终有一天会结束……
(逃避现实。)
「因为是梦,所以没关系。你没有错。」
「因为是梦,这样就好。这是梦哦,Alice。」

……说得也是,这本来就是梦。
然而,却这么……
(…………)
(……反正Nightmare在嘛,当然是梦了。)
「对,就是这样。只要我还在,这里就是梦境。你只要睡下去就可以了,Alice」ロリーナ「Alice……」
「睡去吧,深深的睡去。」
(……姐姐)
(只要一小会儿……再稍微等等。
只要再,睡一会儿……)
因为,我这么困了
已经连手都抬不起来了。
「……可以了,就这样睡去吧。」
「现在醒来还太早。醒来的时刻会在很久之后……快睡吧」
(……嗯)

「……」
「……Nightmare。Nightmare!」
「请回答我,Nightmare。她怎么样了……」

(……咦……?)
耳熟的声音响起了。
是谁的声音呢?
「Nightmare!怎么样了!?她到底怎样了!」
「……不用担心。她仍然在这里。」
「……正在睡梦之中。不会醒来的。」

「哎……,这样吗。太好了……」
放心了的声音。
就好像刚才差点哭出来一般。
没有完全想起来。只不过是让她暂时在这里睡着而已。」
「更深的融入了。这个世界,この流れに……」
<--意味不明,求翻译orz
「……这样啊。并没有想起来的话……」
「…………」
「……Nightmare。拜托你了。」

「延长她留在这里的时间,无论如何……让她就这样……」
「知道。我是遵从着自己的意志这样做的,白兔。因为,我也希望她留在这里。」
(白兔……?)
在似梦非梦的间隙中漂浮的意识。
我和梦一起漂浮着。。
在恍惚中,只能勉强听清Nightmare的声音。
「Peter?你在那里吗……?」
他听到了我向他打招呼,转过头来。
和没有实体的我,面对面。
「……Alice」
「为了你的话……我什么都可以做。为了能把你留住。」
「即使放弃我的位置……」
「……?」
「……不用在意,眼睛都已经疲倦得闭上了。」
听话的遵从了温柔的催促声。
就像是哄孩子去睡觉的母亲一般。
没有拒绝这邀请的理由。
「……永远都留在这里就可以了。」
冰凉的手,在我的额头上抚摸着。
正向下坠落。
比起来到这个世界时的坠落时,向着更深的地方。
(永远……)
(永远?)
「对,永远的。」
迎接我的是安详的黑暗。
这样的话,一定能一直都做着好梦。
「……我会永远陪着你。让你能够安稳的睡下去。」
如同掉入深深的洞穴一般,进入了睡眠。
醒来是很可怕的。
但是,那还是很久以后的事。
「晚安,Alice」

即使……也……[AcexAlice]

地平线上的天空,呈现着犹如绸带一般令人心醉的色彩。
最底端仍然是晴空般的浅蓝色,而上方则缓缓渐变为代表着黄昏的橘红色。
“大小姐,这么出神的,是在望着这落日的景色么。”
“啊,抱歉,Blood……”
被那片景色所吸引,不由自主的看得出了神,几乎忘了现在还在茶会中。
“真是的……明明住在我的宅邸中,却没有看着我,不知不觉的就被其他东西所迷住了……”
“……?也没有规定过茶会时不能欣赏风景吧?”
“不,我说的不是那个。”
“……”
即使愚笨如我,也不可能不知道Blood的话语内真正的含义。
然而即便知道含义,也无法作出合适的回答,于是只能用沉默来应对。
“别在意,难得的茶会上,我也不希望大小姐感到为难……”
“呀~~这个不是帽子屋吗~~出乎意料的巧遇呢!哈哈哈哈~”
最糟糕的时间点,最糟糕的人出现了。
不遗余力自称骑士的Ace——虽然实际上头衔确实是骑士,但是所作所为和“骑士”二字完全无关,与其说是“自称骑士的Ace”,也许“自称骑士的S”更合适。
“这里是我的宅邸,在这里遇上我恐怕称不上是巧遇……骑士,有何贵干。”
Blood仍然挂着懒散的笑容,然而声音却蒙上了一层阴冷的色调。
“这里是黑手党宅邸吗?奇怪了,我正准备去见Peter先生,怎么突然就到黑手党宅邸了……”
“也就是说,又迷路了。你的脑袋里是真空的吗……”
“没有迷路啦,Peter先生是兔子,你的宅邸里不是也有一只兔子先生吗?所以没有迷路啦。”
“……更正一下,你的脑袋不是真空的,而是有洞,让时计屋修修如何。”
“哈哈哈~不过帽子宅邸的兔子先生好像也没在呢……没办法,只好继续旅行了,再见,帽子屋。”
Ace话落,便笑嘻嘻的转身走向宅邸的门口。
(没事真是太好了……)
被空气的紧张感压迫着,什么话也没说出。
鉴于Ace什么事也没做,Blood似乎也平静下来,重新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杯中的红茶。

“啊,忘掉了。”
以为已经走掉了的Ace,突然回过头,向这边笔直走来。
“……什么?”
“旅行的必需品——嘿咻。”
“Ace!你干什么!”
“……”
毫无预兆的被抱起来,而且不是少女们梦想着的公主抱,而是接近于扛在肩上的丢脸姿态。
罪魁祸首似乎很开心。
“啊哈哈,那,再一次,拜拜,帽子屋。”
“放我下来,Ace!这样子……”
嗒嗒嗒嗒。
突然出现的震耳欲聋的枪声吓得我浑身一颤。
不管在黑手党宅邸住了多久,这样的声音听过了多少遍,突然响起时还是会不由自主的被吓到。
发出枪声的是,Blood的蔷薇机关枪。
目标则是——空中。
然后,Blood将枪口对准了Ace。
“刚才的只是警告,现在把Alice放下的话,至少还能保证你身上不会有洞。”
Ace仅仅是回过头。
“……你能开枪吗?也许会射中Alice哦?她和我们可不一样,一旦被打中的话,就再也无法复原了。”
Blood的枪口仍然指着Ace。
然而,直到Ace扛着我走出了他的视线,他也没有再开枪,而只是一直看着。


“放开我!”
“欸?为什么?”
“这样走在路上太引人瞩目了,像绑架一样!”
“绑架……明明是骑士把公主从魔王的手里救出来了……”
虽然这么说着,Ace手上的力道却变轻了。
终于得以挣脱他的手臂。
“……”
并肩走在路上。
(这个人,并不爱我吧。)
“怎么了?Alice,一脸快哭出来的表情。”
“刚才那样,也许Blood会开枪。”
“嗯嗯,然后?”
“也许会打中我。”
“嗯嗯,然后?”
“……不,没什么。”
(果然,这个人并不爱我。)
“放心吧,如果他让你受伤了的话,我也会砍回去的。”
放心?
这样是无法放心的吧……
“因为,能伤害你的,只有我。”
无法放心,无法安心。
大脑在警告自己——危险。
即使如此,还是……
“呀~Alice,你,也是爱着我的吧?”
和这个人交往,就如同在悬崖边跳舞。
即使如此,我也……
“……是的。”







=======================================
好久没写同人文了[掩面
我果然只会写欢乐吐槽物,纠结星人Alice和黑洞星王子Ace君乃们好难写[打滚]
嘛,这个算是“之一”吧[之后的后续才是正篇并且不知道会不会坑的意味]。
自己看了两遍——“什么嘛,这家伙写的东西完全没深度啊”——得到了这样的感想……

终于下完了纪念日之国,于是写点东西纪念下。
由于这个人是“已经开始玩了的游戏不跑完会死星人”,所以暂时先没去跑纪念日之国,而在跑前几日为了填补玩不到Alice而空虚的心灵开始跑的三国恋战记。
毛毛虫黑洞君白兔子你们等我>A<

心跳回忆 Girl's Side 2nd Season初食感想

这两天玩了翼梦汉化的GS2中文版~

拿到游戏第一件事是翻攻略——心跳系列一向对数值有具体要求……不知道的话我铁定孤独终老=_,=

开始游戏后遇到的第一个角色 佐伯同学,王子型?好像是官配的样子,于是一如既往的——先无视官配[喂!],把官配留到后面玩。

之后是——草泥马老师,那个被划掉的部分不是我叫出来的外号,是其他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觉得老师天然呆的地方还挺萌的,于是一周目的目标就定为老师了。

一路很顺利的玩到了第二年的秋天——和老师关系发展不错的样子=_,=
这时班上转来了一个新同学:古森。
自卑而阴郁的家伙<--于是我爬墙了。
口音好萌,噗……
而且那自卑的模样惹人怜爱[我不是变态]
故意把头发留长也是想要挡住自己的脸,否则没安全感吧?
哎呀哎呀,真是可爱的孩子。
——于是一有空就去找他:“古森同学,去上课了。”“古森同学,出来晒太阳。”“古森同学,去打酱油。”(对不起后面是瞎编的)
直到某一天,古森同学去参加了校外授课,又某一天,请主角喝汤,又又某一天,海边他哭了。
之后不久……
他,他把头发剪短开始自己上学了……
Oh No……我喜欢的是总是窝在家里的自卑的你啊……乃开始走上正轨了让我情何以堪……
一直不要改变不好么……
一直在茧里不要孵化,直到腐烂在里面不就好了……[咦,是哪里的迷子上身了……]
头发变得清爽起来的古森君就不是古森君了啊!!
……算了,也没什么,至少口音还是很有趣= =|||
下一个目标——佐伯同学 -0-
自我介绍

用初恋情人生日做密码的人

Author:用初恋情人生日做密码的人
本命:平川大輔
副命:平井達矢
后宫:太多,就不一一列出了……
什么?你说本命和副命是同一个人?才不是了,本命和副命是彼此之间时常通电话的好朋友哟=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FC2计数器
链接
友情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